拼多多商业围城:成本升高亏损扩大 经营现天花板

太阳2平台新闻 2019年03月17日 15:14:34 阅读:306 评论:0

image.png

恒耀平台讯 从饱受争议到美国上市,如今的拼多多远未高枕无忧。

3月13日,拼多多(NASDAQ:PDD)发布的财报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拼多多实现营收56.54亿元,较截至2017年同期的11.794亿元同比增长379.39%,超出华尔街预期的7.8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3亿元),净亏损为24.24亿元,而去年同期为盈利0.14亿元。

2018年全年,拼多多实现营收131.2亿元,同比增长652.26%;平台年度活跃买家数达到了4.185亿,APP平均月活用户数达2.726亿。

财报显示,2018年全年,平台含IPO一次性计算员工股权激励所产生的经营亏损为107.997亿元,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NON-GAAP),平台经营亏损为39.583亿元。其中,包含“三周年庆”、“双十一”、“双十二”等连续大促的Q4,平台经营亏损为26.409亿元,NON-GAAP亏损为21.129亿元。

受亏损影响,拼多多财报发布后,股价下跌约10%,盘初跌幅迅速扩大,一度跌至24.70美元,日内跌幅接近19%,创今年1月22日以来新低。截至记者发稿前(3月15日),报收24.39美元,同比下跌2.91%,成交量577.42万,总市值280.72亿美元。

核心数据一片大好,为何股价会暴跌?拼多多究竟离阿里、京东的距离有多远?一路狂奔的拼多多该如何止损?

持续亏损

恒耀娱乐2018年四季度,拼多多经营亏损为26.409亿元人民币 ,相较于2017年四季度的2270万元明显扩大。非GAAP下的经营亏损达到21.129亿元,2017年第四季度同期为1000万元。

财报显示,报告期内拼多多销售和市场费用达134.42亿元,同比增长900%,远高于营收增速。上一年同期,拼多多用于销售和市场的费用仅为13.45亿元。

对于《商学院》记者提出的持续亏损主要基于什么原因?是否与营销费用有直接关系等问题,拼多多市场相关负责人表示,首先受Q4大促影响,在线上线下进行大量广告投放和促销所致。而销售和市场营销费用的大幅支出是为了培养更高知名度。

记者还注意到,拼多多经营成本也在大幅提高。报告期内,拼多多经营成本达29.05亿元,同比增长302%,2017年拼多多经营成本为7.23亿元。对此,拼多多解释,经营成本的提高是由于去年公司投入大量资金用于云服务。

大量投入导致拼多多的净利润不会好看。报告期内,拼多多归属股东净利润亏损102.98亿元,2017年这一数字为4.99亿元,亏损扩大了20.64倍。按非GAAP计算,归属股东净利润亏损34.56亿元,上一年同期为3.72亿元,亏损几乎扩大了10倍。

网经社旗下智库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曹磊表示,拼多多刚推出来时,形成了两个基本战略,其一,以品类较少的低价爆品迅速抢占市场。其二,避开京东、淘宝的锋芒,走从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

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在财报会上表示,拼多多会往中国更偏远的地区发展,希望覆盖整个中国市场。

获客成本升高

随着互联网人口红利的消失,高速发展的拼多多也面临着不少难题,而真正令市场担忧的隐患则是获客成本走高。

3月13日,包括摩根士丹利、高盛、瑞银、瑞信等在内的多家国际大行先后发布研报,基本都给出了“买入”、“增持”的评级。其中,瑞银和摩根士丹利对拼多多给出了最高的37美元/ADS的目标价格,其他机构则在28-36.3美元/ADS不等。

瑞银预测,2021年,拼多多的年活跃用户将达6.28亿,河内5分彩与阿里巴巴集团2018年底的用户数持平;年GMV将赶超京东,达2.07万亿元。2023年,拼多多的用户年平均消费将达3823元,超越以高客单价为代表的京东当下的水平。

拼多多还会增长,但增速恐怕没有那么高。

业绩显示,第四季度拼多多APP平均月活用户数达2.726亿,单季新增4200万,同比增幅93%,环比增速达18.2%。但值得注意的是,四季度新增用户数量3300万,低于之前三季度的4200万,平均月活用户增幅从上季度225%腰斩至本季度93%。

“第四季度的巨额营销成本没有带来预期中的新用户增长,说明拼多多目前的受众已经接近天花板,很难再上涨了。”电商行业资深研究员李成东指出,这也意味着,拼多多每获得一个新用户要支出更多的成本。

截止到2018年12月,阿里巴巴年度活跃用户6.36亿,较去年同期上涨23.5%,较Q3季度新增用户3500万。阿里巴巴在财报中显示,70%的新增用户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这意味着阿里巴巴已经开始杀入拼多多的地盘。

而拼多多方面,2018年Q4新增用户仅为3300万,在花费了60多亿获客成本后,拼多多的新用户的获取数量低于淘宝,未来对于拼多多而言,如何保持用户的持续增长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对于拼多多而言,拼购业务也在受到冲击。”电商行业专家、商性学院院长庄帅指出,电商巨头阿里巴巴、京东、苏宁也在加码拼购和低线城市。2018年3月,淘宝推出了平价版淘宝;4月京东旗下一款团购APP京东拼购正式上线;7月苏宁易购旗“苏宁乐拼购”正式更名“苏宁拼购”;11月淘宝天天特卖宣布升级,计划为更多中小微企业升级C2M柔性供应链,而C2M是拼多多的关键战略板块。今年1月底,阿里巴巴财报会上也多次提到淘宝将进一步下沉至底线市场。

天花板显现

自拼多多成立以来,山寨和打假的标签就如影随形。

此前,拼多多因为销售非授权的品牌商品,以及允许“小米新品”、“松下新品”、“老于妈”、“粤利粤”、“雷碧”、“康帅傅”、“娃娃哈”、“太白兔”、“七匹狠”、“绿剪口香糖”、“可日可乐”等山寨商品的存在,让大量用户对拼多多的品牌认可度非常低。拼多多在这方面处理上一直存在管理不完善的地方,这一方面损害了知名品牌与拼多多合作的利益,降低了双方合作几率,另一方面也让用户难以持续性作出购买行为。这些都是拼多多自身基因带来的风险。

记者了解到,2018年全年,通过大数据风控系统与人工巡检,拼多多下架的涉嫌违规商品数量是投诉数量的150倍,关停超过6万家涉嫌违规店铺,前置拦截超过3000万个商品链接。

李成东指出,在大量的非拼多多用户群体中,“低价”“假货”“山寨”依然是这部分人群对拼多多的固有印象,对于已经陷入用户增长问题的拼多多来说,提升平台商品质量,改善平台形象可能是未来拼多多最先需要解决的问题。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黄峥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表示,公司将新增加500名员工进行打假。这似乎也印证了拼多多上假货目前依然非常泛滥。

“拼多多是中国最快速最野蛮生长的企业之一,上市不是问题,关键是因为之前频频被打上‘假货平台’标签,上市后它应该警惕面临的情况:被集体诉讼、被投资人质疑、被机构做空等。”互联网行业观察员丁道师指出。

“电商平台的监管之责,不容推脱。但与此同时也应看到,如何在不误伤无辜的前提下,完全屏蔽全平台违禁商品,对电商平台来说仍是一个难题。”庄帅表示。

伴随着拼多多业务量与营销额逐渐攀升,该平台出现不少矛盾与冲突。此前媒体曾报道,由于用户与订单量激增,拼多多曾发生缺货、爆仓、腐烂、退货退款难等问题。

丁道师指出,从目前看,这几年拼多多疯狂扩张和营销,低价促销,不但没有取得盈利,亏损还将持续。

《商学院》也将持续关注。


标签:太阳2平台

评论

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