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外资巨头高调杀入成品油零售 油价会不会降?

太阳2平台资讯 2019年03月24日 11:19:52 阅读:265 评论:0

又一家外资巨头高调杀入成品油零售ﻥﻦﻦ,我只关心油价会不会降ﻧﻦﻧﻥ?

2019年3月17日ﻦﻦﻨ,霍安迪(AndyHolmes)不远万里从澳大利亚来到中国山东济南ﻧﻥﻥ。作为BP(英国石油公司)油品亚太区首席运营官ﻦﻧﻨ,他此行的目的ﻨﻥﻦﻨﻨ,是为了见证BP进入中国四十多年来第一家“BP”独立品牌加油站正式营业ﻦﻨﻦﻨ。

“这是BP与东明石化联手打造的第一个加油站ﻦﻦﻨﻧ,也是中国第一个‘BP’品牌加油站ﻧﻥﻨﻥﻦ。”在外人眼中ﻧﻧﻦ,这不过是济南郊区一个普通加油站开业ﻦﻨﻦﻥﻦ;但在霍安迪看来ﻥﻦﻦﻨ,这却是BP在中国市场取得的重大历史性突破ﻥﻨﻥ。

自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开始ﻥﻨﻦﻦﻧ,BP就在中国开展业务ﻥﻨﻧﻥ,是进入中国最早的能源巨头之一ﻥﻦﻥﻦ。但受政策所限ﻥﻨﻧ,BP长时间没能真正进入石油体系中利润最丰厚的终端零售环节ﻥﻦﻥ。

2001年中国加入WTO前ﻥﻨﻧﻧﻧ,能源市场进一步对外资开放ﻥﻦﻦﻥﻦ。借中石油ﻨﻧﻥﻦﻥ、中石化急需引入外国运营管理模式ﻥﻨﻨﻥ、提高管理水平的契机ﻥﻨﻨﻦ,BP终于得以在中国广东和浙江两省参股了“两桶油”ﻥﻨﻨ,但是只能委身其后进行“双品牌”运营ﻥﻨﻨﻨﻨ,而非BP独资的自有品牌ﻥﻦﻦﻨ。并且ﻥﻨﻥﻧ,此后BP再也没能在中国成品油终端零售市场更进一步ﻥﻦﻦ。

但随着去年1月9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在自由贸易试验区暂时调整有关行政法规ﻦﻧﻦﻨ、国务院文件和经国务院批准的部门规章规定的决定》ﻥﻧﻥ,去年6月底《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版)》出台ﻦﻧﻥﻥﻨ,以及今年3月15日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经全国人大表决通过为标志ﻦﻧﻦﻨ,中国掀起新一轮市场开放ﻥﻦﻦﻦﻧ。包括成品油批发和终端零售在内的市场准入进一步放开ﻦﻧﻦﻧﻦ,正式取消了外资连锁加油站超过30家需中方控股的限制ﻥﻦﻧﻥ。BP也终于等到了全面进入中国市场的历史机遇ﻥﻥﻧ。

如果说ﻦﻧﻦﻦ,石油的魅力足以引发一场战争ﻦﻧﻧ,作为利润最丰厚的终端零售无疑会是硝烟味最浓厚的战场ﻥﻥﻧﻧﻧ。按照计划ﻦﻧﻧﻨﻧ,BP将在未来5年内在中国开设1000家独立品牌的“BP”加油站ﻧﻥﻥ;而其他的外资石油巨头壳牌ﻨﻨﻥﻧ、海湾石油也拿出了类似ﻥﻧﻦﻥ、甚至更宏大的扩张计划ﻥﻥﻨﻦ。不仅如此ﻦﻧﻧﻧ,京博集团ﻧﻨﻦﻧﻧ、中化ﻦﻦﻨﻨ、东明石化等本土石油巨头也闻风而动ﻦﻧﻨ,争相爆出组建上千家零售终端的庞大计划ﻥﻥﻨ。全球第二大石油消费市场掀起的新一轮终端“圈地运动”ﻦﻧﻨﻦﻧ,已然拉开了序幕……而以能源市场开放为契机ﻦﻦﻨﻥ,中国的新一轮市场开放ﻦﻦﻨ,能否引发新一轮经济高增长的开放红利ﻨﻨﻥﻧﻥ?

进攻的号角

2019年3月17日18时ﻦﻦﻥﻧﻨ,首个“BP”自有品牌加油站在山东济南二环西路正式亮灯营业ﻦﻦﻥﻦ,绿色与黄色构成的BP“太阳花”标志十分醒目ﻥﻥﻨﻨﻨ。

这是BP标志首次独立出现在中国的加油站ﻦﻦﻥ,也标志着这家国际石油巨头吹响了全面进击中国成品油零售市场的号角:未来5年内ﻦﻦﻦﻨﻨ,在中国开设1000家“BP”品牌的加油站ﻥﻥﻥﻧﻧ。

霍安迪透露ﻦﻦﻦﻧ,在首个“BP”加油站正式营业后ﻦﻦﻦ,另有十家加油站完成签约ﻦﻦﻧ,预计将于近期投入运营ﻥﻥﻥﻦ。在他看来ﻦﻥﻧﻨﻨ,第一家“BP”加油站有着特殊的示范效应ﻦﻥﻧﻧ,将为今后BP在中国的这一千家加油站提供经验ﻨﻧﻨﻦ、奠定基础ﻥﻥﻥ。

“BP”加油站共分为加油区ﻨﻥﻨﻨﻨ、充电区和一家便利店ﻥﻥﻦﻨﻧ。据公开资料显示ﻦﻥﻨ,欧美市场加油站利润约有60%来自便利店ﻨﻥﻥﻧ、修车等非油业务ﻥﻨﻦﻧ。比如ﻦﻥﻨﻥﻨ,每天壳牌在全球销售2.5亿杯咖啡ﻦﻥﻨﻨ,每年销售4.5亿份小吃——在国内ﻦﻥﻥ,即使是中石化这样的老牌巨头非油业务利润率也只能达到8%ﻥﻨﻦ。因此ﻦﻥﻥﻦﻥ,非油业务被业内人士普遍认为ﻦﻥﻥﻥ,是未来中国加油站利润的主要增长点之一ﻥﻨﻧﻥﻨ。

有着雄厚资本ﻨﻥﻥ、丰富经验的外资跨国巨头进入陌生市场ﻦﻥﻦ,往往不会孤军深入ﻥﻨﻧﻨ。此次BP加油站虽然是自有品牌运营ﻦﻥﻦﻨﻥ,但在上游油品供应上ﻧﻨﻦﻧ,仍然是与中方合作——不过不同于此前联手国资巨头中石油ﻨﻥﻥﻥﻥ、中石化ﻧﻨﻦ,而是选择了山东一家地方民营炼厂东明石化ﻥﻨﻧ。

东明石化位于山东省菏泽市ﻧﻨﻧﻥﻦ,是中国最大的地方炼厂ﻧﻨﻧﻨ,总资产300亿元人民币ﻧﻨﻧ,原油一次加工能力高达1500万吨/年ﻥﻨﻨﻦﻥ。“得终端者得天下ﻥﻨﻨﻦ。无论是产能规模ﻧﻨﻨﻦﻦ,还是产品质量ﻧﻨﻨﻥ,东明石化都达到了国内先进水平ﻧﻨﻨ,也迫切需要打通产业链ﻨﻥﻦﻨﻨ、搭建终端零售网络ﻥﻨﻨ。”东明石化集团副总裁蔡广森认为ﻧﻨﻥﻧﻧ,通过与BP合作ﻧﻧﻥﻦ,东明石化能够快速在技术ﻨﻨﻦﻧ、管理ﻨﻨﻦ、服务以及非油业务等领域提升加油站的运营水平ﻧﻧﻥ,与国际接轨ﻥﻨﻥﻨﻥ。

按照BP雄心勃勃的计划ﻧﻧﻦﻨﻧ,未来5年ﻧﻧﻦﻧ,BP将在中国增设1000家加油站ﻧﻧﻦ,全都以“BP”品牌来进行运营ﻥﻨﻥﻧ。其中ﻧﻧﻧﻥﻨ,500家与东明石化合作在山东ﻨﻨﻧﻥﻨ、河南ﻨﻨﻧﻨ、河北三省设立ﻨﻨﻦ;其余500家ﻧﻧﻧﻨ,计划在内陆其他省份开设ﻧﻧﻧ,但目前尚未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ﻦﻧﻥ。

霍安迪坦言ﻧﻧﻨﻦﻨ,BP在很多国家都有合作伙伴ﻧﻧﻨﻦ,最重要的是双方都能够为合资企业做出独特的贡献ﻦﻧﻥﻥﻦ。比如ﻧﻦﻨ,有的合作伙伴能够提供好的地段ﻧﻦﻨﻨﻥ,有的能够提供高品质ﻨﻨﻧ、稳定的成品油ﻧﻦﻥﻧ,有的价值在于可为加油积分提供更多的消费场所ﻧﻦﻥ,有的是因为在便利店服务方面非常有优势……

在霍安迪看来ﻧﻦﻥﻥﻦ,在中国南方ﻧﻦﻦﻨ,BP过去与中石油ﻨﻨﻨﻦﻥ、中石化ﻨﻨﻨﻥ、华润等央企合作非常成功ﻧﻥﻥ;但在北方ﻧﻦﻦ,比如山东ﻨﻨﻨ、河南ﻨﻨﻥﻧﻥ、河北等省份ﻧﻦﻦﻦﻦ,东明石化这样能提供成品油的大型民营炼厂更有优势ﻦﻧﻦﻨ。

对于如何在中国布局这一千个加油站ﻧﻦﻧﻥ,霍安迪表示ﻨﻥﻧ,BP不会一开始就采取遍地开花的节奏ﻨﻥﻧ,而是当一个城市达到可观数量的加油站ﻨﻨﻥﻧ、实现规模效应后再进入下一个城市ﻦﻧﻦ。在他看来ﻨﻥﻨﻦﻦ,“这样才能够最大化实现品牌的价值ﻦﻧﻦﻦﻦ。”

BP入华路

在BP集团内ﻨﻥﻨﻥ,快速发展的中国市场被认为是“未来增长潜力和发展机遇所在”ﻧﻨﻧ;终端零售市场又是整个石油链条中利润最丰厚的环节ﻦﻧﻧﻥ。多年来ﻨﻥﻨ,BP一直在中国寻找机会试图深入这一领域ﻦﻧﻧ。如今ﻨﻥﻥﻧﻦ,BP这一夙愿终于得偿ﻨﻥﻥﻦ,但过程却漫长而曲折ﻦﻧﻧﻧﻧ。

事实上ﻨﻥﻥ,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开始ﻨﻥﻦﻨﻧ,BP就在中国开展业务ﻦﻧﻨﻦ。但那时ﻨﻥﻦﻧ,中国的政策并不允许外资独资建设加油站ﻦﻦﻨ。

直到2001年6月ﻨﻨﻦ,中国加入WTO前ﻨﻨﻧﻦﻧ,能源市场进一步对外开放ﻨﻨﻧﻥ,中石油ﻨﻧﻥ、中石化也急需引入外国模式ﻨﻧﻥﻥﻦ、提高管理水平ﻦﻦﻨﻨﻧ。BP抓住市场闪出的缝隙ﻨﻨﻧ,先与中石油在广东成立合资公司——中油碧辟ﻨﻨﻧﻧﻨ,共同经营当地400多座加油站ﻥﻥﻦﻦ;2005年ﻨﻨﻨﻦ,又与中石化在浙江合资ﻨﻨﻨ,合作管理300多座加油站ﻦﻦﻥﻧ。BP扮演着“教父”的角色ﻨﻨﻨﻨﻨ,却只能甘当小股东ﻨﻨﻥﻧ,与“两桶油”进行“双品牌”经营ﻦﻦﻥ。

这一时期ﻨﻧﻥ,外资能源巨头们普遍选择与国内石油企业合资ﻨﻧﻥﻥﻥ,进行“双品牌”混血运营ﻦﻦﻥﻥﻨ。其中ﻨﻧﻦﻨ,法国道达尔公司(Total)选择与中华集团合资成立了两家公司ﻨﻧﻦ,在中国投资运营247家加油站ﻨﻧﻥ;埃克森美孚公司选择与中石化计划在福建和广东合资建设加油站ﻨﻧﻦﻦﻥ,但后来撤离了广东ﻨﻧﻦﻨ、并停止了在华投资ﻦﻨﻥ;壳牌是合资加油站数量最多的外资巨头ﻨﻧﻧﻥ,先后与中石化ﻨﻧﻦ、延长集团等7家公司合资ﻦﻦﻦﻨ。

BP先进的管理经验也着实发挥了作用ﻦﻦﻦ。如中油碧辟在广东地区建立了中央配送体系ﻨﻧﻧ,每天使用42000升高标准油车进行24小时配送ﻨﻧﻧﻧﻦ,平均每辆车每日配送4次ﻨﻧﻨﻦ,但只有3名员工轮流操作ﻨﻦﻨ,承担的工作量是以前数十个调度员的工作量ﻦﻦﻦﻧﻨ。

但受限于多种因素ﻥﻦﻨﻥﻦ,BP的零售业务之后再也没能从广东ﻨﻧﻦﻦﻧ、浙江扩展到其他地区ﻥﻦﻥ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中石油ﻨﻧﻧﻥ、中石化掀起中国成品油零售市场的第一轮跑马圈地ﻥﻦﻥ,将城市中大量繁华地段的加油站纳入囊中ﻦﻦﻧﻦ。

据相关数据统计ﻥﻦﻥﻦ,截至2018年年初ﻥﻦﻥ,中国大陆加油站数量共约10万家ﻦﻦﻧ。其中ﻥﻦﻦﻨﻥ,中石化占32%ﻨﻧﻧ、约3.2万家ﻦﻦﻥﻦ;中石油占21%ﻨﻧﻧﻧﻧ、约2.1万家ﻦﻦﻥ;合作运营的外资加油站ﻥﻦﻦﻧ,大约为2800座ﻥﻦﻦ,油站数量不到全国加油站总数的3%ﻥﻦﻧﻥﻥ,但其平均单站的销量应在五千吨/年ﻥﻥﻧﻨ,是当前市场平均水平的 2倍以上ﻥﻥﻧ,因此合作运营的外资品牌加油站在中国的销量份额大约在6%左右ﻦﻥﻧﻨﻥ。其中ﻥﻥﻨ,BP仍只有当初与“两桶油”进行“双品牌”合作的740家加油站ﻦﻥﻧﻧ。

转机在2016年再次出现ﻦﻥﻨ。作为全球第一大原油进口国ﻨﻧﻨﻦ、第二大石油消费国ﻥﻥﻨﻥﻥ,中国能源政策在3年前开始出现松动:2016年ﻥﻥﻨﻨ,国家发改委先是对民企开放原油进口权与使用期——与BP合作的东明石化ﻥﻥﻥ,正是第一个获得原油使用权的炼厂ﻦﻦﻦﻨﻧ;2018年1月1月9日ﻥﻥﻥﻦﻥ,国务院发布《关于在自由贸易试验区暂时调整有关行政法规ﻥﻦﻨ、国务院文件和经国务院批准的部门规章规定的决定》ﻥﻥﻥﻥ,允许“外商以独资形式从事加油站建设经营”ﻦﻦﻦﻧ;同年7月28日ﻥﻥﻦ,实施长达17年之久的外资连锁加油站控股限制被取消……

捆绑在民企ﻥﻦﻨﻨﻨ、外资身上的枷锁ﻥﻨﻦﻧﻦ,逐渐被去除ﻥﻨﻦﻦ,外资石油巨头觊觎已久的中国市场正越来越近:2018年9月8日ﻥﻨﻧ,美国海湾石油公司在中国的首家自由品牌加油站在广州越秀区开业ﻦﻦﻦ;今年1月2日ﻥﻨﻧﻥﻦ,壳牌(浙江)石油贸易有限公司成为第一家以外商独资企业为主体在中国获得成品油批发资质的国际石油公司ﻦﻦﻧﻥﻨ;2019年3月17日ﻥﻨﻧﻨ,BP在华首家独立品牌加油站开业运营ﻦﻥﻨﻥﻥ。

新“圈地时代”

如果说ﻥﻨﻧ,石油的魅力足以能引发一场战争ﻥﻨﻨﻦﻧ,那么作为恒耀注册利润最丰厚的加油站无疑会是硝烟味最浓厚的战场ﻦﻥﻨﻨ。

以今年3月15日的统计数据为例ﻥﻨﻨﻥ,国内主营92#汽油理论利润为1831元/吨ﻥﻨﻨ,出自地方炼厂的92#汽油理论利润为2563元/吨ﻦﻥﻥ。在石油业内ﻥﻨﻥﻧﻧ,曾有一个投资回报测算ﻦﻧﻥﻦ,一个一天销量能达到10吨的加油站ﻦﻧﻥ,在行情好的时候ﻦﻧﻦﻨﻨ,每吨利润在2000元左右ﻦﻧﻦﻧ,一天的利润约为2万元ﻦﻥﻥﻦﻦ。如果按照10吨级别的民营加油站造价2000万元计算的话ﻦﻧﻦ,3年即可收回成本ﻦﻥﻥﻥﻥ。

金联创成品油分析师李杨回忆道:如果说20世纪初刚刚组建不久的中石油ﻥﻦﻥﻧ、中石化掀起了中国成品油终端市场第一轮“圈地运动”的话ﻦﻧﻧﻥﻨ,如今随着石油政策的放开ﻦﻧﻧﻨ,民企与外资正在联手点燃第二轮终端市场的战火ﻦﻥﻦﻨ。

近年来ﻦﻧﻧ,在中国政府石油政策全面开放的大背景下ﻦﻧﻨﻦﻥ,民企ﻥﻦﻥ、外资获得了与“三桶油”同台竞技的舞台ﻦﻨﻦ。一方面ﻦﻦﻨﻥ,与“油”相关的民企ﻦﻦﻨ,如获得了“油权”的地方炼厂ﻦﻦﻥﻧﻥ,纷纷开始向终端延伸ﻦﻦﻥﻧ,比如东明石化ﻥﻦﻥﻥﻨ、京博集团ﻥﻦﻦﻨ、中化集团等都在谋划构建一千家以上规模的零售网络ﻦﻥﻧﻨ;另一方面ﻦﻦﻥ,长达十多年的外资限入政策解禁ﻦﻦﻥﻥﻦ,BPﻥﻦﻦ、海湾石油ﻥﻦﻦﻦﻥ、壳牌均提出庞大的在华拓展计划ﻧﻨﻦﻦﻥ。

以此次与BP合作的东明石化为例ﻦﻦﻦﻨ,其也制定出单独面向成品油终端市场的扩展战略:力争用3—5年时间ﻦﻦﻦ,以菏泽市为中心ﻥﻦﻧﻥ、以300公里为半径ﻦﻦﻦﻦﻧ,总投资200亿元ﻦﻦﻧﻥ,通过新建ﻥﻦﻧ、收购ﻥﻥﻧﻨﻥ、租赁等方式ﻦﻥﻧ,在山东ﻥﻥﻨﻧ、河南ﻥﻥﻨ、江苏ﻥﻥﻨﻥﻦ、安徽ﻥﻥﻨﻨ、湖北ﻥﻥﻥ、河北ﻥﻥﻥﻦﻦ、山西ﻥﻥﻥﻥ、四川ﻥﻥﻦ、浙江ﻥﻨﻦ、上海十个省市ﻦﻥﻧﻧﻧ,布局1000家加油站ﻦﻥﻨﻦ,建设属于东明石化的油气终端网络ﻧﻨﻧﻥ。

外资巨头方面ﻦﻥﻨﻥ,日前ﻦﻥﻨ,壳牌下游业务执行董事约翰ﻦﻧﻦ?阿伯特称ﻦﻥﻥﻧﻦ,“中国业务在壳牌全球中都占有非常重要的部分”ﻦﻥﻥﻦ,他亲自赶赴中国制定扩张计划——壳牌中国目前拥有1300余座合作运营的加油站ﻦﻥﻥ,2025年将要达到3500座ﻦﻥﻦﻨﻧ,是目前水平的近3倍!

丰厚的利润引得民企ﻥﻨﻦﻦﻦ、外资油企巨头正展开新一轮加油站的“圈地运动”ﻦﻨﻦﻧ,恒耀娱乐这反过来是否会吞噬丰厚的利润ﻦﻥﻦﻨ?霍安迪表示ﻧﻨﻦ,得考虑到土地价值ﻧﻨﻧﻥﻨ,中国加油站投入至少都要数千万元ﻧﻨﻧﻨﻧ。

急于拓展规模的东明石化副总裁ﻥﻨﻧﻥ、北京销售终端投资公司董事长蔡广森也深切感受到了竞争的残酷ﻧﻨﻧﻥ,“未来在石油体系中‘终端为王’的现象将越来越凸显ﻧﻨﻧ,国内外石油巨头都在抢占中国加油站的资源ﻧﻨﻧﻧ。目前加油站已成为炙手可热的争夺焦点ﻧﻨﻨﻧﻨ,加油站土地的竞拍价格直线攀升ﻧﻨﻨﻦ,屡屡创出天价纪录”ﻧﻨﻨ。

2018年11月底ﻧﻨﻨ,长沙一宗加油站用地遭疯抢ﻧﻨﻨﻨﻥ,在竞价共130轮后成交价飙升到7140万元ﻧﻨﻥﻧ,溢价率为257%ﻦﻥﻧ;桂林一家石化加油站以600万元的起拍ﻧﻧﻥ,经过191次竞价ﻧﻧﻥﻥﻥ,最终被一私人老板以2217万元的高价竞得ﻦﻥﻨﻧﻨ;2018年底ﻧﻧﻦﻨ,福建福清市一块3000多平米的加油站地块在现场80位油老板土激烈争夺中ﻧﻧﻦ,更是创出了2亿元的天价……

这也让国内外石油巨头在零售网络的搭建上ﻧﻧﻦﻦﻦ,前期需要投入更多资金ﻧﻨﻨﻥﻨ。按照原本的测算ﻧﻧﻧﻥ,东明石化1000家加油站总投资近150亿元ﻧﻧﻧ,但首个“BP”加油站正式营业的3月17日ﻧﻧﻧﻧﻦ,蔡广森给出的新匡算数据已然上升至200亿元ﻧﻨﻨﻨ。

事实上ﻧﻧﻨﻦ,开业当日ﻧﻦﻨ,“BP”中国首个加油站略显冷清ﻧﻨﻥ。与去年9月“海湾石油”(GULF)中国首家加油站在广州开业优惠促销引发大量车主排队数百米的盛况相比ﻧﻦﻨﻨﻧ,首家“BP”加油站正式营业并未引起任何轰动效应ﻧﻨﻥﻧﻨ。

霍安迪的解释是ﻧﻦﻥﻧ,“在中国ﻧﻦﻥ,发改委对于汽油是有最高和最低限价的ﻧﻦﻥﻦﻧ,‘BP’加油站供应特有的高端油品‘优途’和常规油品ﻧﻦﻦﻥ,前者价格恰好位于发改委所定的上限水平ﻦﻥﻨﻦ;常规油品会像竞争对手那样提供折扣价格ﻧﻧﻥﻦ。”

霍安迪不便明言的是ﻧﻦﻦ,加油站开业的冷清或许与选址不无关联ﻧﻧﻥ。

恒耀注册有着110年历史的BP对于加油站的选址有着一套成熟的标准:能吸引多的潜在客户ﻦﻥﻨ;距离公路近ﻧﻦﻦﻧﻨ,方便司机往返ﻦﻥﻨﻨﻥ;可视性ﻧﻦﻦﻦ,即车主容易发现等ﻧﻧﻦﻨﻥ。但这家“BP”加油站位于济南二环西路美里湖附近ﻧﻦﻧ,位置偏于城市西北部ﻨﻥﻧﻨﻨ,周边居民较少ﻨﻥﻧﻧ,似乎并不完全符合上述标准ﻧﻧﻦﻧ。

就连现场的BP工作人员也心知肚明ﻨﻥﻨ,目前城市繁华地段已被瓜分殆尽ﻨﻥﻨﻥ,新建项目很难再批ﻧﻧﻦ。作为后来者ﻨﻥﻨﻨ,BP也只能就碟下菜ﻨﻥﻥ,首家加油站就是其从原有业主手中租赁ﻥﻨﻧ、改造后共同运营ﻧﻧﻧﻥﻥ。

首家“BP”加油站的问题也隐含着今后的困境ﻧﻧﻧﻨ。正如霍安迪所说ﻨﻥﻥﻦﻦ,开设一千家“BP”加油站“挑战其实是比较多的ﻨﻥﻥﻥ,中国本身变化很快ﻨﻥﻦ,所以希望要跟得上形势ﻧﻧﻧ。最大的挑战ﻨﻨﻦﻧﻦ,应该还是地段ﻨﻨﻦﻦ,希望获得比较好的地段来建设自己的加油站ﻧﻧﻨﻦﻦ。”

一般来说ﻨﻨﻧ,新建一个加油站从申报ﻥﻨﻧﻧﻦ、审批到建成ﻨﻨﻧﻨﻧ,整个周期需两三年的时间ﻨﻨﻧﻧ,且位置往往较偏ﻥﻨﻨﻦ、都在城市郊区ﻨﻨﻨ,既耗时又投入巨大ﻧﻦﻨﻥ。相比而言ﻨﻨﻨﻦﻧ,对已有加油站的并购与加盟能够更快的搭建起终端零售网络ﻧﻦﻨ。“民企ﻥﻨﻨ、外资纷纷加入加油站的争夺ﻨﻨﻨﻥ,混战中国内外巨头是否能兑现动辄上千家的宏伟计划尚需观察ﻧﻦﻥﻧﻦ。”金联创成品油分析师李杨分析道ﻨﻨﻨ,目前中国成品油零售市场的总体格局是ﻨﻨﻥﻧﻨ,在10万个加油站中以中石油ﻥﻨﻨﻨﻧ、中石化为代表的国企加油站约占一半ﻨﻧﻥﻦ,民营外资加油站约占一半ﻧﻦﻥﻦ。中石油ﻥﻨﻥﻧ、中石化加油站网络体系一时难以撼动ﻨﻧﻥ,但另外一半数量的加油站尚有整合ﻥﻧﻥ、重组的市场空间ﻧﻦﻥ。

2019年3月19日ﻨﻧﻦﻨ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七次会议正式审议通过的《石油天然气管网运营机制改革实施意见》强调ﻨﻧﻦﻧ,“推动形成上游油气资源多主体多渠道供应ﻦﻧﻥﻦﻧ、中间统一管网高效集输ﻦﻧﻦﻥ、下游销售市场充分竞争的油气市场体系”ﻧﻦﻦﻨﻧ。

李杨预计ﻨﻧﻦ,未来在新一轮“圈地运动”中ﻨﻧﻧﻥﻥ,中国成品油终端市场将面临着一场影响深远的大变局ﻨﻧﻧﻨ,“在国企ﻦﻧﻦ、民企和外资充分竞争中ﻨﻧﻧ,中国零售市场将呈现出竞争激烈化ﻦﻧﻦﻧ、规模集中化ﻦﻧﻦ、运营品牌化的趋势”ﻧﻦﻦﻧ。

恒耀记者:徐云


标签:太阳2

评论

相关推荐

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