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网红带假货这么难管

太阳2平台资讯 2019年03月27日 10:33:58 阅读:253 评论:0

恒耀娱乐讯 最近ﻦﻦﻧﻥ,媒体曝光了一段“网红带高仿货”的视频ﻦﻨﻨ,引发社会热议ﻥﻨﻨﻥ。视频显示ﻧﻧﻧﻦ,一些直播平台的网红利用微商ﻧﻦﻨﻦﻨ、直播ﻥﻨﻥﻧﻧ、虚假宣传等方式ﻥﻦﻧﻦﻧ,以假充真ﻥﻨﻧ,在民宅购买高仿货欺诈消费者ﻨﻧﻦﻧ。这些假货生产者提供“一条龙服务”ﻥﻨﻧﻧﻨ,连原产地发票ﻦﻦﻧﻨ、二维码ﻨﻥﻨﻨﻦ、图片ﻨﻦﻨ、货运单ﻥﻦﻨﻨﻧ、包装等都一并作假附带ﻥﻨﻨﻦ,正常消费者很难辨别真伪ﻨﻨﻦﻧﻥ。以此牟利的网红ﻥﻨﻨ,甚至一个月就能赚到“一台奥迪Q7”ﻨﻦﻥﻥﻨ。

从法律角度讲ﻥﻨﻨﻨﻨ,处理该事件没有任何难点ﻥﻧﻦﻦ。按照刑事法律规定ﻥﻨﻥﻧ,销售和生产假冒产品的应承担刑事责任ﻦﻧﻥ,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ﻥﻦﻥﻧ、电子商务法和产品质量法ﻦﻧﻥﻥﻥ,这么明显的以假乱真定性并不困难ﻧﻨﻦﻨﻦ。不过ﻦﻧﻦﻨ,这个事件真正的难点却在于——以网红为代表的带货方式和平台责任ﻦﻦﻨﻨ。

网红带货方式就是微商ﻦﻧﻦ,微商之所以成为难点ﻦﻧﻦﻦﻥ,主要原因在于电子商务法没有对社交平台法律责任作出明确规定ﻨﻧﻨﻧ。电子商务法全文对平台责任的规定ﻦﻧﻧﻥ,前提条件是平台属于电子商务平台ﻨﻥﻨﻨﻨ。那么ﻦﻧﻧ,像直播ﻥﻦﻥ、微博ﻥﻦﻥﻦﻧ、微信这类仅提供网络服务的平台ﻦﻧﻧﻧﻦ,在微商行为中的法律定性ﻦﻧﻨﻦ,电子商务法没有给出答案ﻨﻥﻥﻧﻦ。

一方面ﻦﻧﻨ,我们若将网络服务平台责任扩大化ﻦﻦﻨﻥﻦ,等同于电子商务平台ﻦﻦﻥﻨ,那么对微博ﻥﻦﻦﻥ、微信ﻥﻦﻦ、直播平台而言显然是不公平的ﻨﻥﻥﻦ。因为网络服务平台提供的仅是储存空间和网络服务ﻦﻦﻥ,既不从电子交易中获利ﻦﻦﻥﻦﻧ,也没有对电商交易提供特殊渠道ﻦﻦﻥﻥ,让微信承担淘宝平台的责任ﻦﻦﻦ,这是匪夷所思的ﻨﻥﻥ。另一方面ﻦﻦﻦﻧﻧ,我们若将网络服务平台完全从电商法体系剥离ﻦﻦﻦﻦ,这就会让社交电商成为法律空白地带ﻦﻦﻧ,消费者合法权益无法得到有效保障ﻨﻥﻦﻨﻧ。

实践中ﻦﻥﻧﻨﻨ,对于社交平台在电商行业中的性质和地位必须作出特殊性规定ﻨﻨﻦﻧ。第一ﻦﻥﻧﻧ,恒耀注册应明确两类平台性质之间的转化ﻨﻨﻦ。例如ﻦﻥﻨ,某社交平台专门为电商开设了购买渠道ﻦﻥﻨﻥﻨ,这实际就是将社交平台的网络服务性质转变为电子商务平台性质ﻦﻥﻨﻨﻧ,就应该承担电商平台责任类型ﻨﻨﻧﻥﻧ。第二ﻦﻥﻥﻧ,应强化社交平台投诉监督渠道ﻦﻥﻥ,平衡平台中立性原则与消费者权益倾向性保护之间的关系ﻦﻥﻥﻥﻨ,对没有建立完善投诉监督机制的平台ﻦﻥﻦﻨ,应按照电子商务法第38条认定ﻨﻨﻧﻥ。第三ﻦﻨﻦ,必须强化对平台内容分发算法的监管ﻨﻨﻧ。内容分发虽然受算法影响ﻧﻨﻦﻧﻨ,但算法推荐内容应“人畜无害”ﻧﻨﻧﻦ,未经核验的内容ﻧﻨﻧ,包括危险动作ﻥﻦﻦﻧﻨ、影响到青少年身心健康的内容ﻥﻦﻦﻦ、未经核验的微商行为ﻥﻦﻧ、低俗等信息不应进入到推荐程序ﻨﻨﻧﻧﻨ。第四ﻧﻨﻧﻨ,平台应对广告加强监管ﻨﻨﻨﻦ。

恒耀登录微商平台的广告类型有三大类ﻨﻨﻨ。一是程序化购买广告产生的广告ﻧﻨﻧ,此类广告多为精准营销广告ﻧﻨﻨﻦﻧ,对用户的伤害力极大ﻧﻨﻨﻥ,平台应依法建立起监测与投诉系统ﻧﻨﻨ,建立溯源机制ﻧﻨﻥﻧﻧ,避免让违法广告成为网盟毒瘤ﻨﻨﻨﻨﻥ。二是平台发布的引流性广告ﻧﻧﻥﻦ,包括软文ﻥﻥﻧﻨﻨ、信息流ﻥﻥﻧﻧ、竞价排行等类型ﻧﻧﻥ,平台是此类广告的发布者和经营者ﻧﻧﻦﻨﻨ,应承担广告责任ﻨﻨﻥﻧ。三是网红自发的广告ﻧﻧﻦﻧ,这类广告非常复杂ﻧﻧﻦ,既包括软广和硬广ﻧﻧﻧﻥﻨ,也包括视频ﻥﻥﻨ、文字ﻥﻥﻨﻥﻥ、图片ﻥﻥﻨﻨ、段子ﻥﻥﻥ、语音等多种形式ﻧﻧﻧﻨ,有的甚至还在其中掺杂各类微信号ﻥﻥﻥ、电话ﻥﻥﻥﻥﻨ、链接等ﻨﻧﻥ。平台应对此类广告加强监控ﻧﻧﻧ,不应对此类广告纳入算法推荐范围ﻧﻧﻨﻦﻥ,更要避免“热门”ﻨﻧﻥﻥﻥ。

恒耀娱乐网红经济也是法治经济ﻧﻦﻨﻥ,关注度不能也不应被滥用ﻨﻧﻦﻨ。网红经济是互联网经济发展过程中的阶段性现象ﻧﻦﻨ,社交电商的未来发展方向应该是去中心化和去网红化ﻨﻧﻦ。随着互联网法治的不断完善ﻧﻦﻥﻨﻥ,网红经济正从2014年高速发展期ﻧﻦﻥﻧ,逐渐走向式微ﻨﻧﻦﻦﻦ。电子商务法正式实施以来ﻧﻦﻥ,对主体的登记措施ﻧﻦﻥﻥﻦ,以及国家主管部门正在制定的社交电子商务法治性文件正在进行论证ﻧﻦﻦﻨ,未来有望出台一部能够真正约束网红带假货的法律性文件。

评论

相关推荐

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