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武汉跑回北京的黄女士,竟是这人!

太阳2平台资讯 2020年02月27日 12:46:41 阅读:466 评论:0

(原标题:独家:从武汉跑回北京的黄女士,竟是这人!)。

武汉返京的黄女士,搅动了全国的神经。

2月26日,北京东城区崇外街道新怡家园社区居委会发布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信息引发舆论关注,该病例(黄女士亦称H女士)在武汉当地已有发热症状,2月22日由家属开车接回北京,现本人及其3名家属均被隔离。

看似简单的通报背后,却藏着一个巨大的谜团。事件曝光后,还有消息指出,黄女士是湖北某监狱的刑满释放人员,其发热症状发生在18日。

但1月23日武汉就已“封城”,至今已有月余且尚未解除,在离汉、离鄂通道被严格管控的时候,黄女士如何通过了层层关卡,一路经过了河南省、河北省,顺利进入北京城内?这一路的绿灯是如何开的?在释放时,监狱为何未采取隔离观察措施?。

一连串的问号,如何解答?。

一问黄女士释放时为何未被隔离?。

2月24日,北京的黄女士被确诊为感染了新冠肺炎。

此前2天,也就是2月22日凌晨,她刚刚从武汉返回北京,在北京市东城区崇外街道新怡家园待了约18个小时后,她作为武汉进京人员被送至集中隔离点隔离观察。

2月26日,北京市东城区崇外街道新怡家园社区居委会发布确诊病例提示,提到这位确诊患者也就是黄女士,于22日凌晨2点从武汉返回到北京。

这引发外界强烈的关注和追问。

北京市疾控中心在介绍这一病例情况时确认,该病例的确是自武汉回北京。同时,还提到这名患者18日在武汉曾经有过发热症状。

北京市疾控中心还提到,根据《传染病信息报告管理规范》第四部分第二条规定,病例归属以发病时的住址为准。该病例发病时住址不在北京,因此不属于北京市发病病例。

神秘的黄女士是谁?她如何从武汉感染新冠肺炎?。

新的消息很快爆出。

据第一财经报道称,有知情人士透露黄女士为武汉当地监狱刑满释放人员,属于武汉确认病例,应该已经纳入当地病例数据统计之中。

财新网27日报道称,黄女士是位老人,新怡家园居委会人士则称,目前确定只有老人一个从武汉归来,并未乘坐公共交通,一同接她回家的亲属初步判断未到过武汉。

武汉监狱系统,最近正处于舆论风暴之中。

2月20日下午,湖北省突然修订了新增病例确诊数,从441例增加到了631例。

多出来的病例一部分是因为,有些市州对前期报告的临床诊断病例按照第六版诊疗方案进行订正和核减。20日,这一做法被叫停,因此这些案例被加了回去。另一个更重要的病例来源,是武汉的监狱系统。

其中,武汉所辖新增220例确诊病例。

2月21日,据湖北省监狱管理局发布消息,湖北省监狱系统共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71例,其中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确诊230例,湖北省沙洋汉津监狱确诊41例。而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更因防控工作不力,监狱长被免职。

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月23日,湖北监狱系统现有罪犯确诊病例323人,其中武汉女子监狱279人,沙洋汉津监狱43人,省未成年管教所未1人;现有疑似病例10人。

事实上,武汉此前也有刑满释放后直接回家的例子。官方信息显示,2月以来,武汉已有数名外地刑满人员释放并且离汉。

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公安局官微“艾都警事”称,2月11日,一名重刑罪犯刑满释放,被武汉监狱和蕲春警方接力送回家中。长江日报报道显示,2月13日晚9时至2月14日零时,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分两路赴汉川和大冶,将三名外地刑满释放人员送到家。

东北某市近日也接收了一名湖北洪山监狱的刑满释放人员,目前正在集中隔离观察。

此前疫情较为集中的武汉女子监狱工作人员26日称,该监狱近期未释放犯人,目前犯人都处于留滞状态。

然而,据新华网报道,2月26日,经中央政法委批准,司法部牵头,由分管副部长刘志强带队,会同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组成联合调查组,赴湖北就武汉女子监狱一名刑满释放人员感染新冠肺炎到京事件进行调查。

武汉女子监狱是武汉市唯一一所关押女性服刑人员的监狱,目前,关押着2000余名女性服刑人员。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有这样一份刑事裁定书,显示一名出生于1959年的黄姓女子,于2月17日刑满释放。

(点击图片查看网页)。

刑满释放人员的确有一定特殊性。在关押时,一般是采用行为地关押,即所犯案件在何地,由当地审判和关押。此时,服刑人员属于异地关押。

另一种情况,则是在户籍地服刑。

换言之,黄女士究竟是武汉人还是北京人,还有待进一步调查。

一般来说,其一经释放即由家属接回,抑或是自行离开。在疫情未发生时这一切能够“照常进行”,但在疫情严重的当下,这样的“正常”恰恰变成了“不正常”。

按照北京市疾控中心的通报,黄女士18日就已出现发热症状。那么武汉负责关押的监狱却有没有采取相应隔离措施?在释放时是否对其进行了检测?这些问题是寻找源头的关键。

23日,两名家属被相关部门接走。图片来源:第一财经。

让确诊者留在当地治疗,既是对他们的生命负责,也是避免疫情扩散的需要。刑满释放人员,也不应例外。

2。

二问如何突破武汉重重封锁线?。

无论黄女士是否由监狱武汉女子监狱释放,她已经回到了北京。而从武汉到北京,要经过湖北、河南、河北三个省和北京市。

人们无比关心,黄女士是怎样绕过了包括武汉封城在内的各种检查?。

这一路走高速大约有1100多公里路程,开车需要13个小时以上。以黄女士2月22日凌晨2点到达北京的时间来计算,她最晚在2月21日中午时分就已启程。

但武汉封城从1月23日开始,至今已经1月有余。唯一的一次松动或许就是2月24日那3.5小时。

当天11点半,“武汉发布”官方微博曾发布消息,明确部分人员在经批准的情况下可以出城。

文件称:因保障疫情防控、城市运行、生产生活、特殊疾病治疗等原因必须出城的人员以及滞留在汉外地人员可以出城,但要坚持错峰出城、分批实施,适时安全有序原则。

通报还要求,出城人员不属于被要求隔离的人员(包括确诊患者、疑似患者、发热患者、密切接触者及处于观察期的治愈出院患者),且须身体健康,没有发热、干咳、气喘等症状。另外,还需要经进出城通道综合服务站现场执勤民警查验批准文书。

到当天下午3时许,“武汉发布”官方微博再次发布消息,推翻了自己几个小时前发布的“解禁令”。

这3个多小时,或许是唯一一次可以离开武汉的机会。

从那份存在时间很短的文件中可以看到,出城除了需要满足一些条件之外,还需要有“批准文书”。尽管这份文件此后被宣布无效,当地也没有解释,谁能发出这样一份批准文书?。

据红星新闻报道,2月26日中午,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称,24日离汉通道虽有短暂开启,但因出入手续较为繁杂,除特殊人员外并未有其他人离开武汉。所谓的特殊人员,是指之前已经报备检测过的需出省就医患者。

这批人,也许是目前最有可能“光明正大”离开武汉的人群。

新华网发表的评论称,如果确实有特殊原因,并且是经过批准后离开武汉的,相信大家也都能够理解。

黄女士的离开,是否也获得了某些部门的批准?。

检察日报正义网的评论称,在已经封城的情况下,为什么要让她离开武汉到北京?哪个部门批准她离开的,哪个部门就有责任作出回应。

3。

三问进京之路为何一路绿灯?。

黄女士的进京之路颇为顺畅。

在当前管控严格的状况下,不少武汉籍员工至今未能返回北京工作。黄女士能够先人一步回到北京,与网传其为北京人有关。

新怡家园的物业工作人员说,这位女士和家人确实是凌晨2点多回来。当时,物业工作人员对其进行了检测,一切正常。并且其家属在出门前开好了出门条。此外,工作人员还称,车牌和车上的人身份证都是北京地区的,没有发现异常。

黄女士抵京后入住的新怡家园小区。

北京身份证,是黄女士返京的护身符吗?。

27日,财新网的报道还提到,黄女士或不是北京户籍,而只是在北京买了房。刑满释放后被放在了高速路口,家人自己开车接回来的。

另一个疑点在于,如果黄女士是被其家属自武汉接回,其家属的北京牌照车辆又是如何进入武汉的?。

目前,武汉交通均已封锁,不少滞留在外的湖北籍人员都无法返回湖北及武汉,黄女士的家人为何能有驾车进武汉接人的特权?。

以湖北监狱系统此前释放案例来看,部分异地的刑满释放人员并不是自行回家或由家人接回,而是由监狱负责安排车来送回家。

王某从湖北洪山监狱刑满释放,但其户籍所在地黄冈市蕲春县八里湖农场。蕲春县当地了解这一情况后,经与监狱协商,两地决定接力将王某送回家中。

在蓟春县八里湖农场黄黄高速出口,监狱部门将王某安全送达,双方在高速出口处完成交接。

另外三名分别来自汉川和大冶的刑满释放人员,因武汉市实施了疫情防控交通管制措施,出入武汉的交通通道全部关闭,三名被释放人员无法自行返家。洪山法院连夜组织刑庭、法警大队负责人召开会议,决定安排警车护送三名被释放人员回家。

黄女士是否也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回到北京?。

回到北京后,黄女士进入新怡家园,安然度过18小时后前往隔离点。

这个小区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崇外街道,距离故宫约有2.8公里车程,往东走,是天安门广场,相距约3公里。往南走2.8公里,就是天坛公园。二手房均在12万元/平米。

26日午夜,湖北省委书记应勇对此作出批示:在疫情防控最吃劲的关键阶段,竟发生此类严重违反离汉离鄂通道管控的事件,绝不能允许。要迅速查清事实,依纪依法严肃处理,及时回应社会关切。此事还是否涉及其他违法违纪问题,也要彻查。不论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

究竟什么时候能看到湖北的官方回应?我们期待着。

评论

相关推荐

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