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六人被确诊 感染源竟是多次核检为阴性的大姐

太阳2平台新闻 2020年02月27日 21:37:15 阅读:12 评论:0

(原标题:一家六人被确诊 感染源竟是多次核检为阴的大姐)。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自己的工作,綦江区疾控中心流行病学调查组长谢宜羚会毫不犹豫给出答案:“侦探!”。

过去一个多月,谢宜羚和同事们一直在忙着追查新冠病毒的踪迹,一次次将它成功“拦截”。

在谢宜羚看来,每一次流行病学调查都是一次与病毒“斗智斗勇”的过程,越早拦住它,就能越快战胜它!。

最近,确诊病例陈健一家人陆续治愈出院的好消息在綦江区疾控中心传开,更加坚定了大家战胜疫情的信心。

要不是谢宜羚和同事们锲而不舍的追查,或许谁都不会想到陈健一家的感染源,会是他没有确诊的大姐。

一家六人被确诊 感染源竟是多次核检为阴性的大姐

▲谢宜羚赶往流调现场。

找寻证据。

一家六人陆续被确诊 她连夜开展调查。

2月1日下午,谢宜羚收到了綦江区人民医院的网上报告:一例疑似病例正在医院就诊。

谢宜羚立即对这例疑似病例展开流行病学调查。尽快找寻到关键证据,是流行病学调查的第一步。

调查一开始很顺利,谢宜羚很快就找到了关键证据:陈健,48岁,曾经多次和家人吃饭,其中包括了从武汉回来的大姐。

凭借多年的流调工作经验,谢宜羚立刻意识到,这很可能是一个家庭聚集案例。

陈健的家人很快被送到了集中隔离点。谢宜羚带领流行病学调查组也赶到这里,连夜开展流行病学调查。

2月2日凌晨,正在忙碌的流行病学调查组收到最新消息:陈健被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时间不等人,必须尽快找到他的感染源和密切接触者。”谢宜羚说,陈健确诊当天,流行病学调查组忙了一个通宵。

陈健一家人的密切接触者被很快找到,并进行了集中隔离,但是陈健的感染源却成了一个谜。

调查发现,陈健的家庭聚餐一共有8个人。在陈健确诊后,陈健的大姐夫、二姐、女儿、父母也陆续被确诊。

但是,陈健的大姐陈丽,家中唯一一个有武汉生活史的人,多次核酸检测结果都是阴性。而另一个没有被确诊的人,是陈丽的女儿。

陈健一家的感染源难道另有其人?谢宜羚陷入沉思。

一家六人被确诊 感染源竟是多次核检为阴性的大姐

▲谢宜羚在药房追查购药记录。

逻辑推理。

家政阿姨“提醒”感染源就在家里。

时间一分一秒在过去。谢宜羚虽然在24小时内完成了陈健的流行病学调查报告,但是她对陈健一家人的调查还在继续。

“流行病学调查就像侦探查案一样,不仅要找寻证据,还要根据这些证据进行逻辑推理。”谢宜羚说,完成报告并不代表“结案”,陈健一家6人被确诊后,流行病学调查组继续对他们进行调查,不断完善报告内容,希望尽快找到感染源。

2月4日,谢宜羚在对一例新增确诊病例的流行病学调查过程中,找到了新线索。

这例确诊病例名叫王莉,是一名家政阿姨。“她的活动轨迹比较复杂,一开始我们也没找到她的感染源。” 谢宜羚说,流行病学调查常常会遇到一个尴尬:问同一个问题,第一次问和第二次问,会得到两个截然不同的答案。

对王莉进行流行病学调查时,谢宜羚就多次遭遇这样的尴尬。

“我很理解这种情况,因为有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几天,回忆起来的确有些困难。”谢宜羚说,要找到正确答案,就需要保持平静的心态,不厌其烦的问,引导对方慢慢回忆。

功夫不负有心人,谢宜羚在王莉的流行病学调查中收获到了“意外惊喜”:王莉发病前最后一次做家政服务的地点,就是陈健家!。

“她在那里做了三个小时清洁。”谢宜羚说,当时因为只有陈健的母亲在家中。老人确诊后,身体状况最开始有点不太好,很多事都说不清楚。所以在对陈健一家人最初调查时,并没有关于王莉的信息。

谢宜羚将王莉和陈健一家人的证据资料进行交叉比对、逻辑推理,形成了一条相互佐证的证据链。

谢宜羚更加坚信,感染源就在陈健家里!。

一家六人被确诊 感染源竟是多次核检为阴性的大姐

▲谢宜羚(左一)和同事深夜开展流调后汇总情况。

追查到底。

医保卡让病毒现形 她终于找到感染源。

綦江区疾控中心流行病学调查组是一个多部门合作的调查团队。团队成员除了有谢宜羚和同事们之外,还有綦江区公安局的民警和綦江区统计局的工作人员。

谢宜羚表示,公安部门的大数据分析等技术手段,以及统计部门的统计应用,对更快找到确诊病例的感染源和密切接触者,都起到了重要作用。

在王莉和陈健一家“关联”在一起后,流行病学调查组再次将调查重点放在了陈丽身上。

谢宜羚反复追查发现,陈丽长期在武汉做服装生意,1月15日才从武汉回到綦江。

虽然陈丽的多次核酸检测结果都是阴性,但是她的胸部CT提示肺部见斑片状、片絮状模糊影,部分成“磨玻璃”样变。

一家六人被确诊 感染源竟是多次核检为阴性的大姐

▲流行病学调查组在开展调查。

“她的症状比较轻微,虽然她是高度可疑的感染源,但是仅凭我们当时的证据很难确切做出最终判定。”谢宜羚说,陈丽在医院治疗不久,病情就出现了明显好转。而且,陈丽所说的发病时间,与家人的发病时间相互矛盾。

“我们把他们一家人的发病时间分布图画出来,发现陈丽说的发病时间更加不能证明她就是感染源。”谢宜羚表示,陈丽回忆自己是在1月27日才出现了拉肚子的症状,之前并没有发病,而陈健的父亲在1月24日就发病了。

谢宜羚的追查再次遇到难题。

“有时候很难判断谁在说谎,有可能她并不是说谎,而是真的不记得了。”谢宜羚没有放弃,继续寻找蛛丝马迹。

突然,谢宜羚想到了查询陈丽的医保卡使用记录。但是查询的结果是,她近期并没有使用过。

“再查查她老公的医保卡。”谢宜羚继续追查,终于找到了突破口!陈丽老公的医保卡不仅在1月17日使用过,而且买的是感冒药和消炎药。

“她回忆起当天出现过感冒症状,因为自己的医保卡在女儿那里,所以就刷了老公的医保卡买药。”谢宜羚说,陈丽吃了药,“感冒”很快就好了。但实际上当时,陈丽已经发病。

病毒终于现形了!。

2月10日10点,陈丽被确定为陈健一家的感染源。

目前,陈健一家6人已有5人治愈出院,王莉也已治愈出院。

(本文中除谢宜羚外,均是化名)。

据央视新闻消息,据希腊媒体2月27日报道,当天希腊确诊了第二例新冠病毒肺炎感染者。这名新的感染者为未成年男性,他与前一天在希腊北部最大城市塞萨洛尼基确诊的希腊的第一例感染者为母子关系。

延伸阅读。

评论

相关推荐

文章排行